网络主权,独立性,以及方院士

前天方滨兴院士在我校有个讲座,遂有幸前去,并不完全赞同所谓网络主权的说法,但是作为一名深受审查制度和防火墙所害的普通学生,需要向这位防火墙之父要一个说法,同时也听听他对此的理解。

讲座之后,对方院士的观点有些许质疑,遂大胆举手提问,但由于鄙人语言能力较弱,表达得尚不清晰,并没有取得满意的结果,反而是一场尬聊。

我提出了这样几个问题:

  • 你认为互联网的边界,是否将在未来逐渐取消,成为一个统一体,即使现在存在着国家对本国网络的控制?
  • 为什么我的博客会无缘无故被封锁,乃至于更换了两次IP皆不行,以至于不得不上CDN?
  • 你是否认为国内对网络的控制没有原则和规范,在某些地方一竿子打死?

方院士的回答令人印象深刻,也完全在意料之中。作为一个长者,方院士自然是预料到了这些问题,因此回答也都滴水不漏,给出的回答多半引用ppt内的例证,可惜本人尚未深入研究这些材料。

回答大意是这样的:

  • 网络是国家领土,对此十分坚定
  • 封锁你的网站一定是你自己的原因
  • 墙的做法是因为没有更好更精确的审查措施,等待着你为此做出贡献

我对方院士的学术精神和能力没有任何质疑,但是既然是在一个非学术性质的讲座,我自然地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判断:

国家权力和互联网社会始终存在着无法调和的矛盾。

举个例子,以我个人观点来看,方院士宣称的所谓互联网主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仅仅是一个国家机构妄图占领一个非主权区域的行为,而互联网并不是由国家控制的网络相互连接而成,而是互联网社会允许国家在这个全球化网络中占据一席之地。而以方院士的观点来看,这却是一个国家所掌握的固有领域,将其跟领土划等号。

我赞同国家需要保护自己的网络设施的安全,但无法苟同对管辖权和主权的说法。如果说将网络比作大陆板块,那么这些虚拟的大陆内,自然有原住民,有殖民者,有侵略与反侵略,按照这样的说法,原住民团结起来对抗侵略者,也是理所当然的,而对应着现实世界里的角色,一目了然。没错,这可能与「网络空间独立宣言」的意义相近,而方院士也对此做了批判,但我想,我们并不能通过对基础设施的管辖权去获得对互联网一部分的管辖权,因为这二者根本不在一个位面上。

二者存在着不可和解的矛盾,所以在我看来,互联网与传统的国家之间,也是拥有复杂的矛盾的,毕竟互联网创立之初,便是要求开辟一片跨越国家边界的新大陆,而之所以互联网主权在中国生根发芽,与中国维持稳定和加强管理的理念有很大的关系,但存在并不一定意味着合理,从现在看来,这个局面可能会长时间地向支持主权的方向靠拢。但是,互联网与传统国家的战争,可能会是一场永恒的战争,即使这样,我也期待着在未来的一天,或前者,或后者,将会以某种方式,让彼此的边界消失。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